当前位置首页 >> 人文浙商 >> 详情页

宁波帮:近代浙商的代名词

2019-01-15

 

       在外界,温州商人往往被视为浙商的代表。确实,浙江人里面,温州人走得最远,在全球的分布最为广泛。但温州商人只是浙商的其中一支,浙商内部各个板块差异性较大。因为温州商人读者比较熟悉,本节重点描述浙东甬商(即宁波帮)的特征和内涵。


       浙东古来就有以商为业、以商为荣的风气。“宁波帮”形成于明朝万历至天启年间,鼎盛于“五口通商”之后,“无宁不成市”的说法驰名海内外,是历史上的著名商帮,也是现代浙商的主要历史源头之一 。从十九世纪中后期开始,宁波人迁沪经商者达40万人,他们所经营的工商企业分布极广,具在许多行业中占有重要地位。二十世纪初民国时期为甬商的鼎盛时期,20世纪中叶,“宁波帮”的重心逐渐移向海外。包玉刚、董浩云、王宽诚、安子介、邵逸夫、陈廷骅、曹光彪、李达三、顾国华、孙忠利、包从兴、赵安中等著名宁波帮杰出代表,既是业内叱咤风云的著名人物,又对家乡深有感情。风起云涌的宁波帮成为海外浙商的重要板块。


       宁波帮鼎盛期是在民国时期的上海,宁波帮是首屈一指实力强大的商帮群体。其中尤以金融和航运两业在沪上独占鳌头。以上海总商会为例,自20世纪初创建以来,即由宁波籍严信厚、周金箴、朱葆三、李云书、宋汉章、虞洽卿、傅筱庵等商界领袖主持。至于其他商业团体、同业公会组织的领导人亦多为宁波帮企业家所控制。据1936年《上海工商名人录》统计,在沪工商界名人1836人中,宁波人有453人,占1/4;又据同年有关资料统计,上海238家民族资本工厂的创办者中,由宁波人开办的企业有50余家,约占1/5(《中国近代工业史》)。此时,驰誉海内外的宁波帮已为世人所瞩目。


    “甬商”的崛起,得益于宁波深厚地域文化的支撑与滋养。宁波依山濒海,三江交汇,钟灵毓秀,自古为人才密集之地。宁波人既有依山民族坚忍刚毅务实稳健的性格特征,又有海岛港湾民族开拓进取奔走冒险的精神。因此造就了甬商诚实守信、开拓创新、与时俱进的商帮精神传统,对今日之甬商也形成了巨大的影响。

 

1敢为天下先


       宁波地区的地域特征和历史人文传统,再加上人民生存压力所迫,推动了宁波人“出门经商”的步伐。于是,宁波商人的足迹开始遍及五湖四海。古代的“甬商”—— “明州商帮”早就敢于北上日本、高丽,南下东南亚、阿拉伯海,驰骋国际商贸舞台;近现代宁波帮敢于参与激烈的海内外商贸竞争,他们中的一些人善于学习并掌握西洋人的先进经营管理技能,造就了香港、上海、天津等城市的许多产业“亮点”;当代的“新甬商”则更善于走南闯北、开拓新领域,创造了许多奇迹。


      甬帮商人不仅具有艰苦勤奋的品格,且富有开拓冒险之精神。“冒险之性又岛民所特具饥驱寒袭,迫而之外,航海梯山,视若户庭。”(民国《定海县志》)。甬商与徽商都出身于地狭民稠之域,他们都不愿株守本乡,因而四出经商,但甬人则在商海风涛中敢于冒险,勇于开创新兴的工商领域。《鄞县通志》说,“甬人具有冒险性,都习海善航,以是与西人接触较早”,受西方资本主义经营思想影响亦深,所以“甬人以商著称,国中凡新旧企业,几莫不占相当之地位。”


 

图片13.png   图片14.png

 


 

       甬商既不同于“以末致富,以本守之”的旧式商人,也不同于商业资本与高利贷资本相胶结的徽商。以典当、盐、茶、木等行业著称于世的徽商,其经营方式多墨守成规,他们尤多举族经商,以宗族近亲为骨干,依托朝廷专利,世代相传,在积财以后,大多用于置田宅,兴祠堂,修族谱,而很少将资金用于扩大再生产。


 图片15.png


       相反,甬商致富后大多投资于新兴行业,如欧美轮胎侵入我国后,沙船业衰落,甬商即转而经营轮航业(虞洽卿等首创宁绍商轮公司)。十九世纪未,甬商意识到钱庄不久将被银行所淘汰,使开始插足银行(严信厚、朱葆三首创中国通商银行)。


图片16.png


       甬商以“敢为天下先”的精神创造了中国近代史上工商业的诸多第一—— 宁波商人朱葆三、虞洽卿在我国筹建起第一个新型航运公司,于20世纪30年代成为国内最大的民营航运企业;叶澄衷、严信厚、朱葆三等于1897年创办了我们第一家银行——中国通商银行;1905年朱葆三、严信厚等又创办了中国第一批保险公司之一的“华兴保险公司”;1920年,虞洽卿、盛丕华等创办了第一家由华人开设的证交所“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”;朱葆三创办了我国第一家信托公司——中易信托公司。另外,他们还率先创办许多专业银行,如中华劝工银行、棉业银行、百货商业银行、日夜银行、煤业银行、女子商业银行等等,也从一个侧面反映甬籍金融家善于开拓创新的精神风貌。


      另据《上海的发端》等资料统计,自清末至1930年间,在沪35种民营行业(如银行、交易所、航运、化工、染织、毛纺、水泥、仪器、灯泡、电表、钟表、五金、医药、印刷、烟草、南货、西服等等)的“沪上第一”,均由宁波帮企业家首创。


2早期甬商亦是典型草根出身


图片17.png


       诚如宋代大儒王应麟(著名的传统文化经典《三字经》据传为其所著)所说:“甬上其民复存大禹卓苦勤劳之风,同勾践坚确慷慨之志,力作治生,绰然足以自量。”宁波商人坚强之性格,主要养成于早年艰苦生活的磨练。从家庭出身来看,宁波帮与徽帮相比,差距十分明显。宁波帮崭露头角之时,徽帮已经成名日久。彼时的徽商大多出身于名门世家或书香门第,自幼接受儒家教育,已经以“儒商”驰名。

       而早期的宁波帮商人大多出身贫寒,仅读过几年私塾,文化程度较低。他们自幼背井离乡,既无背景依傍,又无学历资产,以—介学徒身份为创业起点,白天勤奋学艺,早晚练习算数,补习英语,攻读商业尺牍,脚踏实地,白手起家。

 

       早期宁波帮代表人物朱葆三14岁丧父后只身去沪学艺谋生,在协记吃食五金店当学徒时想学英语,但付不起3元钱的夜校补习费,只好向邻近店铺一位读夜校的学徒“补教”,将每月省下五角月规钱给那位学徒权充“学费”,从而学得了“洋泾浜”英语。


3甬商四德:智勇仁信


       诚信是经商者的基本品格。少年叶澄衷拾金不昧的故事曾以《诚实的孩子》在民国时期编入课文。有一天,14岁的叶澄衷摇着舢板小船在黄浦江上向洋轮收购杂货,有位英商洋行经理乘坐他的舢板时把一只皮包遗忘在船上。叶澄忠发现包内有数千美元及戒指、手表等贵重物品,他急人之所急,一直停船等候,直到夕阳西下,失主才赶来寻找。洋商见包内原物一件未少,内心十分感动,立即将一叠钞票塞到叶的手里,以表示感谢。叶澄忠硬是不收,说“做人理应如此”,说毕开船离去。事后洋商帮叶澄忠开设一家五金店,并提供货源,成为叶的合作伙伴。叶澄忠因此成为“五金大王”。


    “非诚信不得食于贾”,宁波商人乘承这一古训,艰苦创业。以钱庄而言,它与银行的最大区别在于信用贷款。甬帮钱庄以信誉卓著而闻名全国,其庄票不仅在全国各地通用,并获得外商的认可。“虽一纸万金,西人皆乐受之,视为无限信托。”(《宁波闲话》)。钱业领袖秦润卿说,钱庄“资本多寡,无关宏旨,全恃合伙人之身家信誉如何为断。”(《五十年来上海钱庄业之回顾》)确是至言名理。


       又如与宁波商人钱庄有关的民信局(又称民局,类似邮递局),早在1882年在上海开设永利等8家,因其重视信用而独占沪上。“民局为宁波人之专业,资本甚大,信用亦佳,凡一经民局保险之信扎,内中银钱汇票,倘有遗失等情,一概由该局赔偿。”(《中国钱庄概要》)。


       宁波人历来注重实效,不爱空谈,崇尚少说多做,埋头苦干,不事张扬,低调务实。改革开放初期,当很多地方还在为姓资姓社争论不休的时候,宁波人却把争论先搁到一边,真抓实干实践以“经济建设为中心”;90年代中期,当人们还在为到底是学“苏南模式”还是“温州模式”举棋不定的时候,宁波人已经无声无息地开始对乡镇企业进行了改制,奠定了民营企业的主体基础;21世纪初,当大部分地方正如履薄冰地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的时候,宁波的国有企业改制已经基本结束。如今甬商的杰出代表,如雅戈尔的李如成、杉杉的郑永刚、方太的茅理翔、帅康的邹国营等都是浙商群体里的著名人物。他们与前辈一起,为浙商在中国和世界声誉做出了独特贡献。